<progress id="zl3at"></progress>
    1. <rp id="zl3at"></rp>

      <th id="zl3at"></th>
      1. <th id="zl3at"></th>
        <tbody id="zl3at"></tbody>

          【大公報】懸壺濟世情牽兩岸 遺愛化身無言良師

           

           

          一、新聞追蹤

          盡管當前兩岸關系嚴峻復雜,臺當局散播“反中仇中”言論,但阻擋不了兩岸的同胞情、手足愛。今年以來,兩岸涌現出許多跨海救助的感人故事:有臺胞捐贈骨髓給大陸同胞,也有臺胞向大陸患者捐獻器官。近日,福建省福州市來自臺灣的女醫生陳怡君病逝后向大陸母校捐獻遺體。她是福建首位捐出遺體做醫學研究的臺胞。這份血濃于水的“兩岸一家親”情緣,深深地感動了兩岸各界。

          福建中醫藥大學中西醫結合學院里彌漫著陣陣哀思。學生、老師、福州市紅十字會、福建省臺聯及福建康復醫院的醫生們來到這里,送陳怡君最后一程。她的遺體捐贈儀式在這里舉行。“在她生前,我們就多次聊過,人死后不過一抔黃土,于是想將自己的遺體捐給母校,這個是她本人的意愿,我們都支持。”同是福建中醫藥大學的老師、陳怡君的丈夫許克祥回憶起與妻子生前的談話。他向大公報表示,陳怡君的父親也是器官捐獻的受益者,他在20年前接受了肝臟的移植,至今健在。

          登陸求學實現“中醫夢”

          “她于1968年在臺灣花蓮出生,1998年嫁給我,生命中有近一半的時間在大陸,對大陸感情深厚。在生命最后階段,決定將自己的遺體捐獻給母校做醫學教育與醫學研究,是盡最后一分綿薄之力,我也很敬佩她。這份血濃于水的情緣,讓生命得以升華和永續。”許克祥說,這種捐獻,是一種感念,也是一種寄讬。

          享年51歲的陳怡君在17歲的時候考上臺灣屏東大仁藥專,畢業后考取了藥師執照,在臺灣擔任藥師4年。1995年,福建中醫學院與臺灣大仁藥學專科學校開啟閩臺交流項目,陳怡君成為該院第一批臺灣學生,開啟了大陸求學、生活、工作之路。在福建中醫藥大學,陳怡君完成了專科升到本科,2004年研究生畢業;此后她通過考試,成為福建省中醫藥大學附屬康復醫院考入編制內第一個臺灣醫師。

          與陳怡君相識二十多年的福建省臺聯原辦公室主任陳雪嬌說,無論工作多忙,她都會在工作之余積極參加兩岸交流活動,下基層義診、參與當地臺協會、牽手之家等組織的公益活動。

          “她很樸實,很熱心。得知她捐獻了自己的遺體,太敬佩她了,她太了不起了!”陳雪嬌說。

          福州臺商協會常務副會長蔣佩琪說,只要臺協會需要幫忙,陳怡君都義不容辭,無論是找她看病還是參加各種公益活動,她都非常熱情。

          捐獻遺體意義重大

          “遺體捐獻對于醫學教育事業而言,具有不可估量的意義和價值。我們對‘無言良師’為醫學教育事業無私奉獻的偉大精神始終心懷感恩和敬佩。”福建省中醫藥大學中西醫結合學院解剖實驗室副主任李長征介紹,“無言良師”是醫學界對志愿遺體捐獻者最高榮譽的稱謂。“我們醫學院學生,開始上解剖課的第一堂課,就是向‘無言良師’默哀、鞠躬、獻花。感謝‘無言良師’的奉獻,培養學生敬畏生命、救死扶傷的職業精神,也是醫學人文教育最直觀、最好的老師。”

          福建中醫藥大學中西醫結合學院副院長張學敏表示,福建醫學界嚴重缺少“無言良師”,陳怡君醫師是首位將遺體指定給醫學院供醫學研究和醫學教育的臺胞,她“逝而不已,留愛人間”跨越海峽的同胞手足之大愛,讓大陸民眾深深敬仰和感恩。

          海峽兩岸同根同源、血脈相連,涌現出許多跨海救助的動人故事。今年,一位在大陸工作的46歲臺胞林先生,捐獻了自己心肝腎肺眼角膜等器官,救助了七名大陸患者;來自臺灣的血液病患者劉菀婷和家人,在大陸造血干細胞捐獻者資料庫管理中心的幫助下,終于見到造血干細胞捐獻者、大陸青年何嘯;臺胞捐獻的造血干細胞,跨海飛躍崇山峻嶺,經歷18個小時千里援馳抵達新疆,成功救助了42歲的新疆張女士。兩岸同胞在生命盡頭點亮另一盞生命之光,兩岸同胞骨肉相親的深厚情誼,推動著兩岸關系和平發展。

          二、手機24小時對病患開放

          “她是我的貴人。很多臺胞看病都找她。”陳怡君生前好友、臺胞王月霞回憶道,2004年經臺胞介紹去陳怡君的診所看病。那時早已過了下班時間,但陳怡君還在等她,開藥結算時全部費用僅16元人民幣,“她說中藥就是這么便宜。

          2009年,陳怡君發現王月霞的體檢報告顯示身體出了狀況,建議她立刻放下一切回臺灣動手術。“看我很猶豫,她就建議在福州動手術,由她來照顧我,令我非常感動。”王月霞慶幸有陳怡君這個“貴人”果斷建議,讓她及時醫治,恢復健康。

          “我干媽的手機是24小時開放給病人的。”在福建省康復醫院保衛科任職的周婕覺得陳怡君特別親,像媽媽一樣。陳怡君知道周婕遠離故鄉一個人在福州工作后,每逢節假日都邀周婕去她家一起過,并認她做女兒。

          “有一位外地患者,每個月都來找陳醫師看病。”周婕說,很多醫生給病人看病可能只有兩三分鐘時間,但是陳怡君醫師就問得非常仔細,開的藥也很便宜,后來病人介紹病人,她門診時病人特別多。得知她病重后,有泉州、香港、臺灣等地的病人都趕來探望她。

          三、最后奉獻 捐遺體用于醫學研究

          “捐贈遺體用于醫學研究的很少,今年我們學院才接受兩例,來源奇缺。”李長征介紹,目前福建中醫藥大學中西醫結合學院用于教學的“無言良師”,學生需8-12人共用一個大體。在學生上完解剖課后,“無言良師”還可利用的結構會被做成示教標本,直到沒有任何價值后,學院會將“無言良師”運到火葬場進行火化,并將其骨灰撒到福州三山陵園內專為捐贈者豎立安放的紀念碑周圍。

          在福建中醫藥大學中西醫結合學院,有一間專門供追思、憑吊“無言良師”的紀念室。一面“大愛無疆”的追思墻上,刻著每一位“無言良師”的姓名、生卒年月,及相片和簡介。在一處學生出入的走廊兩側,懸掛著一些比較特別的“無言良師”的生平故事,他們有學生、農民、工人和老師等。李長征說,“‘無言良師’對醫學教育研究、對醫學生學有所成具有重要意義,醫學生們對‘無言良師’不僅心存感激,更應敬畏生命,救死扶傷。”

          據介紹,學院接受捐贈的“無言良師”后,要對“無言良師”進行六個月以上到一年左右的防腐固定,然后才用于解剖教學用。在給學生上第一節解剖課,就是認識“無言良師”,學生們排列整齊,向“無言良師”鞠躬、獻花、默哀。在使用“無言良師”時,必須規范操作,不能亂劃。完成解剖課之后,可以利用的機構會制作成標本,作為示教用,學生也不能亂涂亂劃。每年清明節,都有追思感恩活動。

          據悉,福州市累計登記遺體器官捐獻5084人。其中,實現遺體捐獻293人,角膜器官捐獻49人、讓100多名眼疾患者重見光明,實現多器官捐獻28人、挽救了79名重病患者。(何德花  福州報道)

           

           

           

          Go To Top 回頂部
          tumblr官网下载